【楼诚】阿司匹林


短篇完结。别日相逢的后续(一)。所有bug和OOC全在我。我爱他们。

----------------------------


明诚醒来时觉得有些头痛。


他挣扎了几下努力睁开眼,天色混沌。浑身跟散架一般,从骨头里发疼。屋里没点灯,外院儿有隐隐的昏黄扫进窗内。他勉强抬起手偏头想看表,但什么都看不清醒。反而一动作牵扯了神经,头更沉了。明诚痛苦地皱眉,强迫自己撑起身体去找床头抽屉里的药瓶。


昨天夜里明楼和明诚在单位熬了一宿。快天亮的时候中央来车接了明楼去,明诚便拖着有些犯乏的身子慢慢往回走。不想这凌晨的凉风一吹,明诚身子又一直没恢复,回屋刚躺下便烧了起来,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明楼床头惯是放着阿司匹林的。胡乱摸索间明诚碰倒了熟悉的瓶子,玻璃瓶“咕噜噜”地在木制抽屉里滚动。他心头绝望地只想骂娘——药瓶倒下的声音清晰地告知他,里面空空如也。


他连叹口气都费劲,纠结着要不要爬起来去戴老师家讨些药片——哪怕有口热水也是好的。


就在明诚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屋门轻轻发出一声“吱呀”声,然后迅速被一只手按住,稳了一下,再小心翼翼地继续打开。


做贼似的,阿诚想。要不是他现在急需人帮忙,他倒是相当乐见明楼这梁上君子浑不自知的模样。“大哥……”明诚清清嗓子表示他醒着。来人一顿,无意识缩起来的身子舒展开,他望了望里屋的方向,将水盆搁在一边,朝明诚喊到,“闭眼”。


一下秒,屋里的灯打开了。


明诚皱着眉,开翕着眼睑适应。他眼睛本来就因为发烧有点红热,现在被光线一撩,生生漾出一汪泪水。


明楼黑着脸,端着脸盆坐到床边。一句话不说,拧干毛巾就捂到明诚脸上。本来鼻息就有点不顺,这一下明诚更是被热气儿呛得要窒息。好在明楼片刻就开始拿起毛巾在他脸上乎撸起来,动作带着些恼火,下手粗糙。


“大哥,你……轻点儿。我可是病号……”明诚嗓子喑哑。明楼依旧面无表情,“疼吗?” “疼……”“你还知道疼!”明楼一甩毛巾,“走之前让你等天亮小李来车接。你倒好,都立秋了露水未消你走回来,还穿这么单薄。嫌身子骨太硬是不是?”明诚一瞧这是真恼了,知道这时候再解释也只会让这大少爷脾气更重。只能使出苦肉计,拧着头小声讨饶,“大哥,我知道错了。有热水么?哎这头痛得紧……”明楼怎会不知他这点心思,只是他也心疼阿诚身子难过,便顺着台阶下了,去堂屋给阿诚倒水。


明诚挣扎着坐起身,明楼扯过自己的枕头往他腰后塞。他抿了一口水,递给阿诚,然后摊开手心,两粒阿司匹林。 


明诚乖顺地喝了一大口,温度正好,结结实实熨帖了一下肠胃。接过药片往嘴里一送,问道,“我方才摸抽屉里药瓶空了,你刚去药房买的?”明楼仍虎着个脸,面色不善,“你抽屉那纸袋里的。”


“咳!咳咳!……咳!”明诚一下子吐出嘴里的药,瞪大了眼睛,肠子都快悔青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你翻我抽屉做什么,你知道是什么药么你就敢往我嘴里送!”明楼接过水杯,神色有些复杂。“我瞧着就是两颗阿司匹林啊,难道不是?”“……是倒是,都不知是什么时候的药了,你就不怕给人给吃坏了。”“哦?”明楼脸色方霁,“我倒不知道,我们家什么时候连两颗阿司匹林都这么宝贝了。过期了还好好留着。”明诚梗着脖子脸色烧得更红,东瞧瞧西瞅瞅,就是不去看明楼。


----------------------------------


在上海的那几年,明楼服用阿司匹林的剂量是惊人的。明诚每次看到他大哥偏着脑袋,眉头紧锁,就恨不得替他生生挨下这些挠人的慢性折磨。这种精神上长久的压力比那些痛痛快快的严刑拷打更令人绝望、发疯。


明诚记得,那天晚上起了台风,树枝打着窗棱直响,他的左肩隐隐作痛。明楼一早被叫去虹口司令部,至晚方归。人虽是回来了,但显然应付日本人耗去了明楼全部的心神。他倒在沙发上,胡乱翻找着药瓶,往手里倒了两片,懒懒地送到唇边抿住,等阿诚给他递来暖水。明诚掺好水温一回头就看到明楼合着眼,硬挺的横眉蹙起,一身毫不掩饰的倦怠。嘴唇抿成一线,唇色微红间衬着冷白的药片。


他走上前去伸手扣下了明楼嘴边的药,指尖划过时,有着软糯又粗糙的手感。“大哥,你今天一天还什么都没吃吧?我去给你下碗面,吃完再吃药,不然头不疼了胃该疼了。”


可是最后,明楼那一天还是什么都没能吃上。明诚还在厨房煮面的时候,电话响了。片刻之后,二人只能又并肩走进那狂风暴雨之中。而明楼,却再也没能回来。


几天后,当明诚在深夜返回明公馆时,那两粒药片还静静地躺在茶几上。


明诚觉得他当时是脑子进浆糊了才会莫名其妙地包起那两颗阿司匹林,揣在身上。


这一揣就是这么些年。


--------------------------------


明诚现在脑子也像浆糊一样,斗不过明长官。——没什么丢脸的,反正我现在发着烧呢,他想。于是举手投降,“大哥,你怎么知道……” 明楼这时才笑起来,“我不知道,所以这不是问你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像是印着什么什么西药房的小药袋,明诚眼睛朦胧,看不大清。“放心,你收藏的那两颗药,我可没动。”明诚抓过来,用手指捻出两片,带着浓浓鼻音咬牙道,“明长官还真是老谋深算!”


明楼笑,“你要学这黄公覆,我便做那忠武侯。” *


明诚恨恨地咬着药片,一挑眉,“你这才一擒一纵呢。”伸手便去抢水杯。


明楼早有准备,手往后一收,倾身向前吻住高热的人,把药片夺下来。


“这便不是有二了?”


“你睡了一天也没吃东西,先把小秦煮的粥喝了再吃药。”


--------------------------------



* 胃肠道症状是阿司匹林最常见的不良反应,阿司匹林可直接剌激胃黏膜引起上腹不适及恶心呕吐。


* 黄盖使得苦肉之计,孔明行得欲擒故纵之法。╮(╯▽╰)╭ 阿诚哥你还是放弃吧!



(昨天那么晚放别日相逢没想到还有小伙伴会看,谢谢你们的喜欢!评论的菇凉是你们催出了这篇后续!但是这就是一个短小的阿司匹林梗,所以大家觉得不好看的话,对不起啦!鞠躬!)









评论(52)
热度(631)
  1. 金家在熙小满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