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归】相关的槽


【与归】是撸主写楼诚写得最慢但是感觉最不好的一篇。这篇里头有一些冲突,不再像之前【别日相逢】或者【旧时事】那样只是平静无波的大段白描。


然后,它虐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你们都知道了,撸主是在渣里发糖(糖里混渣)的!


【与归】里动用了一点历史事件,这里先要告罪,撸主是一个大写的纯理科生。也就是那种理科实验班里学竞赛学得稀烂然后高一就没上政史地了的二缺。因此,有苍蝇请菇凉们务必指出来!鞠躬!


先说时间线和人物问题,潘案被我从55年拖到了58年,肖淑安是潘汉年同志早些年在敌后活动时的化名,也是明楼最先接触的身份。明楼提醒明台潘这个底要被挖出来作为罪名了。


撸主旧时事里说了再也不虐阿诚哥的意思是转虐大哥。但是撸主还是把阿诚送过了鸭绿江。美军火烧粮给是真的。打下补给站几个团的部队就拖着饥饿往这边赶,还在路上这边的粮食就被一把火烧了。 小战士们就望着火堆哭……撸主没让阿诚哥顶上前线,一是因为眼睛的设定,二是因为埋了个脑洞大开的暗段子。撸主在四年后就把大哥放了出来是由于62年去世的李克农。李克农没有保住潘汉年却在去世前最后保了明楼,是因为明诚最后去找了他。文里提到明诚在朝战中后来参与中美停战谈判,而朝鲜战争的停战谈判负责人正是李克农同志。


写武汉是私心,我差点就想写第二天他俩逛武汉三镇去蝶宫调戏大学小姑娘了(别信),然后看看字数愣生生收住了手。关于武汉长江大桥的话是真的。至于多少吨的水平冲击好像有不同版本但管他呢。西林真的把武汉长江大桥的图刻在了他的墓碑上。 


覆射沿的是红楼梦喝酒行令的梗,覆的人念句诗说个典,射的人猜中谜底便也说个相关的典,二人一对,就知道射中了。明楼指的东西方向就是让阿诚选择西行欧洲还是留在东方之国。阿诚覆的典是张孝祥的《水调歌头》,最后一句是“分付水东流”,他的选择是东,留在国内。而明楼射的苏轼的《江城子》,第一句是“墨云拖雨过西楼,水东流”。说来张孝祥风格跟苏轼相近,他还特别喜欢苏子……扯远了。我虽然想扯一大堆理由企图告诉你们我觉得明楼和明诚还是会留在国内的因为他们blabla但实际上只是在各位大大的出国文前碎了膝盖的臣妾自己写不出……然后我又私心借着明楼射的典让楼总调戏了军人诚一回。(其实原本楼总的话是,不如行个令罢,你覆我射。……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后来……默默觉得自己思想恶劣,删去了…… 


与归的前面部分撸主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删掉,你们都造撸主啰嗦起来简直快意识流了。回过头看明楼和老戴的争执根本就对全文梗的发展并没起到多大卵用……但我就想那样写写大哥,有脾气的大哥,懂进退的大哥,行不可为之事的大哥,渡苦的大哥。


之所以叫【与归】,其实整篇前后就写了两件事:与国同归,与子同归。


如果小伙伴们能忍完这段啰嗦就谢谢大家啦!


最后,感谢每一个辛苦调戏撸主的评论小天使!鞠躬!

评论(48)
热度(94)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