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二)

邀请函是EMBA班的开课典礼。明楼并不是商学院的老师,这大概又是汪芙蕖的主意。汪芙蕖已经三番五次表达了想让明楼来兼职商学院的课程,而明楼一直没有表态。

汪芙蕖也曾是明楼学生时代国内学术圈里的大牛,指导过明楼第一篇国内权威B和硕士毕论。当年汪芙蕖看中了明楼的研究能力,可谓恩威并施想把他留在自己门下读博。但明楼坚持去了美利坚。所以说呢,人智商高不可怕,可怕的是情商还高。一般这情况怎么着也要得罪人了,但明楼逢年过节总记得邮件短信不忘恩师提点,赶上老头子六十大寿还让明诚表上贺礼。汪芙蕖也不好说什么。几年下来日久人心的,就算他和汪曼春这事儿拆了汪芙蕖还是在外一直赞扬名下高徒。当然,少不得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明楼在两篇JFE一篇JFQA的光环笼罩下回母校任教。按明教授今年刚收的博士小姑娘的说法,我男神那是要发AER的男人!

他们这些海归走的常任轨制度,虽然科研压力重,但一年基本工资就能拿到六十万,而对比起来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辛辛苦苦二十年的土鳖元老,勉强也只有二三十万的收入。于是汪芙蕖当年愤而出走商学院也是可以理解的了。毕竟那地方比起拼天赋拼勤奋还要拼运气的学术圈,简直黑体加粗写着六个大字:人傻钱多速来。

明楼看着邀请函有点犹豫。一方面基于明家在上海商界影响力的考虑,他是应该去打打交道。但另一方面他内心的确是懒得应酬,保不准汪芙蕖又要在茶会饭局上拉拢自己。靠近违心,得罪不得。

况且,还有汪曼春。

明楼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明楼出国之前跟汪芙蕖的侄女、那时刚进校的小师妹汪曼春有过一段儿大学恋爱。两人也吃过学校门前的黑暗料理轧过晨昏时分的外白渡桥。当年他俩号称金融系第一国民情侣,前前后后交往了一年多。跟所有大学里的恋爱一样,问题出现在毕业时。明楼决定去大洋彼岸进修,汪曼春在明家门口哭了两个多钟头。明楼陪着她站在上海三月的春雨里。他说,曼春,我想努力成为更好的人。汪曼春哽咽着说我不需要,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

总有些人会在这时候说我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明楼不。毫无疑问明楼是个自私的人,他追求着他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但同时在感情上他也是个无私的人,他并不把这份其实考虑到对方考虑到两人未来的决定作为他的借口。他不会说“我为了你”,他希望对方终有一天能看到能理解自己的所有作为。明楼是想跟汪曼春有将来的,只是,汪曼春那时还太小。

明楼过去后两人开始还牵扯着。汪曼春半夜里打过去的电话,明楼几乎从没有漏接过。顶着第二天早课的压力夜里三点半听汪曼春讲今天去吃了哪儿的早午茶指甲涂了什么新颜色。


这当然是没法子长久的。最后是汪曼春提出的分手,寂寞漂亮的姑娘身边从不缺见缝插针的追求者。

明楼回来任教时才听说汪曼春在汪芙蕖手里博士毕业后直接进了商学院,做行政管理。明楼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他这个小师妹是有研究实力的。做行政,可惜了。但汪芙蕖的意思他倒也能明白。汪曼春要有脑子有脑子,要颜值有颜值,商学院那些个成功企业家,别说富二代,富二代他爸富一代都排着队想请汪老师吃饭。

明诚送完试卷进去的时候明楼正在跟新加坡的合作者开电话讨论会。“说到这个,有篇工作论文你看了吗?”明楼边讲电话边对着明诚下巴一抬,明诚用眼神点了个头打开了自己的电脑,调之前的回归结果。“对,就是那篇同性恋高管对企业创新的影响。角度很有意思。我们也可以尝试从高管性格、性别甚至中国的黄历宜忌入手来看对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好,那我先把论文发给你,周五白天我有些事情,下周一我们再讨论。”

“周五你要去那个开班典礼?”明诚咬开刚带进来的一包百奇。抹茶味,明楼皱了皱眉。明诚瞥他一眼,“刚才碰到你课上的小朋友给的,说是平时成绩还请助教哥哥手下留情。”明楼笑了,“那你留了吗?”明诚叼着饼干棒含混地说,“塞了就跑连名字都没提我哪儿给她留去。”说完把电脑屏幕转到明楼这边。“小姑娘吧?这是第几个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助—教—哥—哥——”明楼笑着凑上去,“啪嗒”咬断了明诚嘴里那根百奇。“还有,周五不是我,是我们要去。”

到底谁他妈是醉翁!明诚脸上有点烧。

两个人是怎么走到这个状态的,明诚自己也是一个大写的懵逼。他大概一直都对他这个大哥抱着点儿说得清的明目崇拜和说不清的绝对信赖。但他向毛主席保证这种全然的倾慕绝不带一点暧昧的意思。至少,他自己不这么认为。

但这种事儿吧就像是蒙着眼走在悬崖边儿上。你不看它,其实也就这么过去了。一旦机缘巧合遮眼布拿开,你看清了底下的万丈深渊,人一紧张心一晃,哎——就这么下去了。


-TBC-

评论(136)
热度(849)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