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四)


之后的那个暑假明楼回国了。大姐放话再不回来你就不要回来了。于是在充分了解了自己的小心思后,明诚有了和暗恋对象同吃同住十几天的大。好。机。会。

好个鬼啊!明诚觉得演戏这码事儿简直太累了。当明楼在邮件中轻描淡写说买了下个月回国的机票时明诚犹豫了好久,最终决定打个电话告诉大姐他今年暑假不回去了。往刚为一个弟弟回来而高兴的明董事长身上泼冷水告诉他另一个弟弟不回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立马被冻结了信用卡。不是明诚的,是明楼的。

明楼转发了大姐的短信。大姐说,反正阿诚自小听你的。明诚感慨,大姐不愧是浸淫商界多年,颇懂射人先射马。明楼说,没规矩,明明是擒贼先擒王。

明诚心想,你早是了。王。

于是大二结束的那个暑假里,带着一身东海岸海风气息的人在浦东机场给了明诚一个温柔的拥抱。明诚心一下子就软了。好吧,演吧。至少还能看到本尊。

明台这几天内心郁结。阿诚哥刚放假回来的时候,他还在学校补习,虽然怨天怨地但那是硬性任务,再加上不懂的问题家里还有个明诚,日子也不难过。好不容易捱到补课结束,以为取得阶段性胜利了,得,明楼回来了。一翻明台期末的数学试卷,明楼简直头发丝儿里都是鄙视。

明楼望了明诚一眼说,一人一天?明诚摆摆手,谁空谁上。成交。明台很有眼力见地低头看地,没问你们在说什么。

内心郁结的还有一个人,明诚。明诚对自己的演技其实挺有自信的,做了十几年的好弟弟,就算不经脑子,该怎么说话怎么做事也成惯性了。但前提是,如果明楼一如往常。回来几天后明诚发现明楼跟他相处时似乎也有些不尴不尬。但认真想想又好像挺理所应当。这事儿不能细想,细想全是戏。

转机出现在一个燥热的大中午。明诚正辅导着小少爷的立体几何,手机突然响了。电话里的姑娘说,她的飞机因为成田机场台风天气取消了,改签到明天。所以她想问问明诚今天方不方便带她在上海稍稍参观一下。

姑娘的声音有些沮丧又有些小心翼翼。明诚想了想,这事儿推了吧人家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确实有些可怜。于是他说,你在机场等我,我去接你。

刚挂电话明台就窜出房间朝楼下大喊,“大姐,大哥!阿诚哥要去跟女孩子约会啦!”明诚想,回头给明台再加两套黄冈密卷。

南田洋子小明诚一级,去年他们学校的新生,在文学院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没错,日本姑娘。明诚和她的相遇是一个八点档偶像剧最常上演的英雄救美的故事。

学校外面的广八路是食堂一条街。梁仲春特别喜欢带部里小朋友去那儿聚餐撸串儿。一块钱一串的烤猪肉上个一百块钱的看上去挺多,拿起来个个跟啃完的签子似的。极其符合梁处长请客好排场又小气的心理。明诚一直在考虑这个串肉的活儿是不是很费眼神。

那天有个部委不小心手被铁签子拉了一下,割开道口。明诚往周边看了看,跟梁仲春打了个招呼离开一会儿。买完东西回来路上看到街边的杂货铺门口站着几个汉子,不知道是不是在旁边馆子里喝多了的,操着一口武汉方言高声说些什么。小店门口站着个女孩,咬着牙低着头,无意识地拧着手里的矿泉水瓶,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明诚走过去,醉鬼含混的话半天才听明白。

明诚拉过姑娘,对几个人说,战争有胜败死伤,我们不忿的是师出无名国土侵踏,恨的是对无辜者的欺辱滥杀。你们现在做的无不如是。

那年,因为钓鱼岛问题,国内反日情绪浓重。明诚一米八的个儿,站在夜风里掷地有声,他说,别丢中国人的脸。

人都拉过来了不能就这样放着吧,于是明诚问她吃过晚饭吗,姑娘摇摇头。明诚就把人给带回了他们桌。究竟是些半大的孩子,很快就混熟了。所有人都表示了对南田洋子的欢迎,诚恳地替同胞道歉又开玩笑地说,“犯了错误不可怕,敢于认错就是好同志嘛”。大家叫着服务员要加菜,明诚把买的碘酒和创可贴递给小部委,说梁处长让买的。

于是明诚跟南田洋子就这么认识了。那顿饭后来是明诚付的钱,他说毕竟自己多带了一个人来。梁仲春心中后悔早知道就敞开了多点两串烤腰子。

明诚跟明镜解释清楚,明董事长热情劲儿就又上来了。“哎呀!小姑娘一个人落在机场多可怜!阿诚呀,你好好陪人家在上海转转,给她买买上海特产。晚上带到家里吃饭!我下厨做红烧肉!哎,一定要让人家来啊!”

明诚答应着,不动神色瞥一眼明楼,明楼缩在新民晚报的后面,看不出态度。

明诚带着南田洋子逛了田子坊去了城隍庙,南田在豫园买了一大堆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的小物件。还有各种火影夏目小丸子的周边。姑娘兴奋地表示这里好便宜!明诚摸摸鼻子想着要不要解释“山寨”这一中国特色的宏大问题。

上海这个城市本身就渗透着点日本味道。无论是历史还是当下,或许因为她的风情多多少少带着些三十年代的迷醉色彩。从静安寺出来南田让明诚先去车里等她一下,然后自己钻进了旁边的久光百货。

南田抱着一个纸袋跑过来,夕阳下额头上细密的汗水打湿了刘海。她眼神发亮,“明诚前辈,我买到了这个牌子的抹茶!”

明诚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把人带回了家里。车刚开进院子,南田就瞪大眼望着带前院后院网球场停车坪的独栋小别墅,“所以前辈,你是那个——富二代么?”刚学会的新鲜词,总是特别想用上。但是这次勉勉强强明诚还真没办法说南田你又用错了。他咳嗽了一声,熄火停车。

“好厉害……”仪态从容的大姐带着明楼明台站在门廊欢迎小姑娘,南田紧张地一下子把学了几年的中文全忘光了。天神大人啊!他们全家都在璀璨发光啊!“您……您好!我是南田洋子。那个……很感谢您的邀请!”完了,明诚想,白跟她说了一路,这鞠躬的频率也太快了。“不好意思没有提前准备!这个……是我刚在这边的日本百货商店里买的……因为明诚前辈说过喜欢这个味道。我想家里人应该也会喜欢!”

“哎呀,来就来,你还客气什么呀!真是!”大姐埋怨地望了阿诚一眼,明诚无辜地把手一摊,“她一个人去买的我怎么知道”。

几个人落了座。明楼继续看他的报纸,明台特别自来熟地凑上去一口一个“南田姐姐”叫得亲热。明镜笑着打他,“哎,你瞧你都弄得人家不好意思了闹腾什么!”明台理直气壮,“我这叫未雨绸缪!万一以后成了我嫂子,还不管着我阿诚哥的小金库呀,先打好招呼以后好要压岁钱啊!”明台挤着眼睛一脸的古灵精怪。明诚从厨房端出刚切好的西瓜,路过明台时幽幽地说了句,“四套。”“什么四套?”明诚不解释,对他笑得慈祥。

“姐姐很漂亮!家里,也很漂亮!超厉害的!”南田洋子这句大实话夸到了点子上,明镜眯起眼睛有些得意。“像是……参观慈禧太后!”等等,明诚感觉脑子里什么东西“啪嗒”断了,想象了一下大姐梳着旗头的样子,还参观。明台极力抿嘴忍住笑,明楼的报纸抖了一抖。“啊!不对……”明诚松了口气。“是太后老佛爷!”南田站起身子打了个千儿。她,朝明镜,打了个千儿。明台实在绷不住笑翻在明诚身上,大姐捂着嘴眼泪都出来了。明诚觉得自己还是图样图耐义务。另外他觉得需要提醒一下南田不要再看那些清宫戏了。

南田洋子其实不像典型的日本女性。她性格开朗,独立又有点小好强。熟悉之后便惹得家里欢声笑语。明镜拉着她的手说你这孩子往后一定要常来看姐姐。南田偷偷瞄了明诚一眼,答应着。

吃罢晚饭明诚就送南田回酒店了。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明诚祝她一路顺风。南田喊住明诚,沉默半天抬头笑得灿烂,“明诚,今天谢谢你!”她第一次没有用敬语。明诚笑了,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头说,“都说了不要鞠躬了。”

-TBC-

-----------------------------------

我每次打标题的时候都想在那一栏打“这个标题太长了我不记得了就这样吧”( ‾᷄꒫‾᷅ )


我这章其实在写楼总你们信吗?

评论(221)
热度(890)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