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姨讲故事 「碎碎念第N弹(管他是几!)」


今天大概不更了,争取把数据跑完。结果好的话回来看有没有时间写明天的,结果不好的话,


呵呵( •̩̩̩̩_•̩̩̩̩ )。


所以今天来讲故事好啦!

啊那个名字长得我不想再打的文的副标题其实应该叫做“狗的吐槽”,嗯,它就是一个吐槽贴,满屏实力OOC。

-------------------------------------------------

有菇凉问满满是不是情场老手。可惜并没有很多男孩子同我讲过这样的话做过这样的事。但有个女孩子同我讲过无数的情话。我想,我以后可能还会用上她的话。

菇凉在美利坚,同我小学初中高中一齐念来。


她在社交网络上说,我若为男,我必娶她。她若为男,非君不嫁。
她同我说,你是我的敬亭山呀。

她从美国各地写给我明信片。
从Bryce Canyon,她说,愿你也能有这样安宁平静的时刻。
从Zion,她说,等我回去,我要与你饮酒。通宵不够,待我将不长的故事慢慢说与你听,直到我醉,或哭,或睡。
从Chicago,她说站在这里疯狂地想念上海这个我从来都不曾喜欢的城市,想念那个我从来不曾讨厌的你。

从SanFran,她说,我要用明信片轰炸你了,给你看我去过的地方,对你讲我遇见的人,然后等你有天跟我一起走。

于是我写到了楼总的情话里。瞧,多美呀。

不知道算她结婚太早还是老子读得太迟,曾经说好的不给红包直接刷卡呢!结果人都没去她说拉倒拉倒那我也就谁都不请。哦,婚纱是我挑的,戒指也是。发来的照片上她带着我小时候送她的几十块钱的中式头簪,她说妈蛋为了你这个破玩意儿老子半短发愣是盘了俩小时!

哦,我姐夫也挺萌的。我喊他Sheldon,在家里捯饬了四台红外线做了一个程式抓老鼠。

------------------------------------------------

真有那么一个短信截图。

朋友的同事,大北京IT男,我们姑且叫他团团吧,那是他们公司名字。团团是个gay,按他自己的话说是一个追求真爱的gay。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blue上寻觅炮友。

撸主私以为炮友是种非常神奇的友,大概就属于那种“细想全是戏”的关系。

团团忒小孩子心性,就想找个“年纪大点好呀年纪大知道疼人”的大龄暖男,这个故事的另一主人公炮友弟弟92年,不在团团狩备范围里。

但是不知道怎么渐渐的两个人就联系了一年。还真是爱要从做起。

圣诞节团团和炮友弟弟约好一起出去玩,那天白天炮友弟弟给团团发了一条微信。是聊天截图。

朋友问他晚上一起出去嗨吗,炮友弟弟说不去了跟朋友约好了。朋友大概知道炮友弟弟性取向,问“跟朋友?还是跟男朋友?”

“我怎么回他?”
团团想哦,这样啊。于是他回,“那跟男朋友吧。”

撸主是怎么知道的呢?撸主朋友对撸主吐槽,分手一年多了团团一直忘不了炮友弟弟,时不时就跟她讲,啊,那谁谁谁当时对我可好了。

哎。

评论(96)
热度(155)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