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六)


周五的开班典礼,明楼和明诚衣着精致笑容和煦地站在明镜身后。“为什么还有我的事儿啊?”明诚有些哀怨。明楼含笑对着远处的熟人点头,“大姐说你也快毕业了,要多留点心,认识认识生意场上的人。”没错,那天下午,当明楼还在犹豫时,明镜一个电话打来说公司包了你们商学院一个班,周五有个开班典礼你们陪我去。


这下彻底脱不开身了。但拽上了明诚,明楼倒也松了口气。


明镜一进宴会厅就被生意场上的人围了起来,明楼和明诚则去同商学院的老师们打招呼。当然,少不了汪曼春。汪曼春一袭低胸白裙,正红色的唇彩说实话挺勾人的。明诚心里暗暗叹道,其实他大哥之前的眼光吧,还是挺好的。当然,现在也好。


“师哥,你来了!”对于明楼的出现,汪曼春确实很高兴。明楼回来后一直以来跟她都保持着冠冕堂皇的距离。她起先以为明楼在国外有女朋友了,但是据称这么些年并没有哪位女性与他走得亲近。后来她又以为明楼在国外有男朋友了,但多方打听下来又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师哥保持了这么些年单身是不是,还是心里有她的?汪曼春没法儿不这么想。所以说,这事儿拖拖拉拉到现在也不能全怪她一头热,主要这正主吧隐藏太深。“汪老师。”“阿诚,都说了别喊我汪老师,还是叫曼春姐吧。”明诚点点头,“好,那曼春姐,您跟大哥聊,我过去那边一下。”


明诚端了杯香槟找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看着汪曼春凑近身子同明楼低声交谈,让明楼帮她拿一下手包,讲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打一下明楼的肩膀。明诚收回目光盯着酒杯晃了晃。他知道明楼带他来的意思,能见着也总比他躲着瞎想好。没错,是明楼。大姐才不会硬逼着他来凑这种热闹,明楼只是借了大姐这个东风罢了。啧,靠那么近,汪老师您今天可穿的是低胸装。


说实话,明楼的举止还是拿捏有度的。即使汪曼春有些小心机,明楼都表现得坦坦荡荡。不一会儿汪曼春身边聚集的人就多了起来,明楼借口脱了身,过来找明诚。


“谈完了?”“走个形式。”明诚看看转去应酬几个企业老板的美貌女子,“如斯佳人”,他抬了抬酒杯,“奈何大哥当年求而不得”。明楼笑了,他靠近些,拿眼神勾明诚。“有匪君子,今日足矣,抵足眠侧。”他用皮鞋轻轻碰了碰明诚的脚尖。明诚咳嗽一声,指着对面说,“大姐叫我。”


明楼在身后笑,正准备跟过去,汪芙蕖端着红酒寻了过来。先是又说了些想让他任职商学院的话,明楼推脱着说自己这边事情暂且太多给搪过去了。汪芙蕖又叹道,“哎……明楼你一直是我的得意门生,我心里拿你当自家晚辈的。当年你和曼春……那是还太小。现在看其实你们还是挺相配的。”明楼抿一口酒,“老师,我们两个的事都过去了。我和曼春现在是同事,是朋友。您是我的老师,她也一直是我的师妹……”汪芙蕖摇摇头,看着远处的侄女说,“其实曼春一直还是心里有你的……”“哟?那是谁当年脚踏两条船呐?”明镜清幽幽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明诚陪着她,朝汪芙蕖打了个招呼。“现在想明白了?回头了?不好意思,船开了,开远了!”“大姐……”明镜横了明楼一眼,“让你说话啦?!”明楼低头看鞋。明诚抿着嘴忍住笑。


所以说,攻受这事儿,全看气场。


汪芙蕖挤出个笑容,“这个……明董事长,孩子们的事情……就由着他们去,我们做长辈的,就不要插手了吧……”明镜一甩头,装作一脸困惑的表情,“是啊,我就奇怪呢!这孩子们的事情,你这个做长辈的,插什么手呢!”


汪芙蕖似乎听到一记响亮的耳光。啪!


------------------------------------------------


酒会进行到一半,宴会厅里突然喧闹了一阵,大厅门口传来一阵汪院长极其客套的笑声。明楼朝那边看了一眼,感觉头开始犯疼。


竟然是田芳政。


“明镜?”田芳政刚迈入宴会厅就停下脚步皱起眉。旁边的汪芙蕖一脸为难的表情,“这不是……她们公司也是我们学校合作对象。这次他们培养中层干部单独开了一个班,院里就给她寄了张邀请函……纯粹是个意思,谁想到她真来了……”田芳政一哂,“是吗?只怕汪院长闲暇之余研究天气,颇通阴晴云雨,这双眼睛盯着风向吧。”汪芙蕖尴尬地陪着笑,感觉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田芳政没理他,径直朝明镜走过去。


好了,这下人物上线齐了当年的历史也终于能解锁了。明镜跟汪芙蕖的仇大半源于这个田芳政。


田芳政跟明家是生意场上的竞对。当年明家企业规模还不算太大,明镜想另辟蹊径开拓一个新品类,目标盯准了一家杭州的企业准备进行杠杆收购。市场调研完成了计划方案敲定了,第一轮谈得也不错,公司开始找银行跑贷款。那时明楼还跟汪曼春在一起,汪芙蕖又是明楼的老师,明镜还是挺拿他当自己人的,饭局上也就说了这么个事儿。哪里想到,这边贷款合同刚刚签上字,田芳政便半路杀出来搅了局,高息借款先拿下了那家企业。


怎么就这么巧了!本来明镜还怀疑自己手下人,没想到过了没多久汪芙蕖就公开成了田芳政公司的独董。那一次明镜损失惨重。没办法,谁让七八年前的太后娘娘还年轻,搁剧情里华妃都还在作妖呢!

 

暗梁子就这么结下了。都是商人,即使想撕破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结果这时候更年轻的汪曼春跳了出来,给了明镜一个名正言顺的撕逼机会。照理说小辈的这点事儿上不了台面,但当年小姑娘年轻气盛地在一场宴会上当众指责起明楼来,明镜直接连汪曼春带汪芙蕖旧账新账一起算,拍了桌子砸了酒杯。要不说人呐还是要有点关系,要不是汪芙蕖,以当年汪曼春的风格大概就是夏常在这种打一集酱油的结局。


所以你说今天没见着大姐跟汪曼春的对手戏?这么说吧,整个晚上明镜都没拿正眼瞧过汪曼春一眼。不在一个水平级上,撕起来跌份儿。


“明董,好久不见,别来无恙。”田芳政礼数做得周到。

“田董事长,真是好久不见了。”明镜也回得干脆。

“明董事长看来最近心情不错,连商学院的门都愿意踏进来了。”

明镜一笑,“人是会变的。当年的教训明镜会记一辈子,当年的恩怨不会。只是这么些年,没想到田董的做事方式还是这么蛮不讲理。”


今年明镜公司旗下的汽车平台大获成功,市占率一路走高。田芳政为了年前拿到好看的绩效,不惜威逼利诱砸重金挖角,可惜人没挖到几个,手段卑劣还被业界周知。

 

“明董,市场是大家的。没牢牢攥到手里的,都不算数。”

明镜低头颔首,语气倒是很有几分诚恳。“是啊,这方面来说,明镜的确要多谢田董当年的指教。”

田芳政不说话。如果明镜只会尖酸刻薄地在语言上争胜,他也不必在意。然而她语气平静地承认自己的失败,这个女人果真是个极有威胁的对手。


田芳政带着些长者的威严,“不敢,田某只是想让晚辈知道知道这个行业的规矩。”

“规矩?”明镜笑了,“规矩都是人定的,既然可以定,那就可以改。互联网行业从来就不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

“明董事长只怕早就不年轻了吧,怎么气还这么盛。”

明镜拢一下鬓发,“当年是年轻气盛,现在,是底气十足。”她直视着田芳政的眼睛。“田董以后手下缺人,不如直接同我讲明,业界交流也是常事。您这边做不了的,我定让手下人教会!”

“明镜!”


汪芙蕖打了个寒颤,觉得不能让他俩这样斗下去了。于是上前打圆场,“那个……田董,明董,您看——”

“你闭嘴!”

“这没你的事!”

明镜和田芳政同时开口。


汪芙蕖觉得自己像是左右脸同时被扇了一巴掌。打得他有点发懵。


“你们慢聊,你们慢聊……”汪芙蕖脸上连笑都挂不住了。这是我的地盘啊!你们俩在我的地盘上砸场子,我劝个架都不行啊?!


今天酒店当班的服务生低着头,觉得这场戏绝对值回票价。


但一位伟人不是说过吗?生活就像阿司匹林,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不是过期的。田芳政手下的新秘书端着酒杯过来,附耳汇报什么事情。结果不知道后面谁一碰失了手,酒杯“啪”一声砸在木地板上,红酒液伴着玻璃渣溅起来,明镜没来得及躲。


这一砸,全场都安静了,所有人视线都聚集过来。明楼将大姐护在身后,明镜的裸色麂皮鞋面上全是酒渍。明诚朝事发地望了一眼,找到明镜的司机耳语两声便出去了。


“还不快给明董事长道歉!”田芳政正在气头上,声音里全是怒火。小秘书吓得手足无措。明镜冷笑,“不必了。若是无意,一双鞋也不是大事儿,只是田董还是先管好自己的部下,再来挖明镜的人吧!若是有心……就更不用做表面功夫了。”田芳政面色不善,声音十足十地狠,“给明董事长把鞋擦干净!”“我说不必了!”明镜转头就要走。田芳政伸手拦下她,带着危险的神色,“田某管教下属!还望明董事长,不要干涉。擦!”小秘书腿一软蹲下来,慌慌忙忙掏出面巾纸就蘸了起来。明镜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


别问酒店服务生哪儿去了。察言观色技能点满的服务生小哥一看这场景,马上明白自己的角色就是拿着毛巾站在旁边等。你给他三个脑袋他也绝不敢上前收拾残局啊!


小秘书也是烧了脑子。纸巾吸了水擦在反皮绒面上是个什么后果可想而知。整个鞋面上全是酒红色的纸屑,小伙子内心都是崩溃的,只能机械地擦着,握着纸巾的手指尖都在抖。


“大姐”,宴会厅的低气压终于被打破,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明诚穿过人群走了过来。明楼嘴角一扬,心想,这小子动作还挺快。


“换双鞋吧。”明诚托着一双高跟鞋走到明镜面前,单膝蹲下去,双手拾起一只。这个动作他做得完全不见卑微,反而是一股子优雅从容。明镜嘴角一勾,略微昂起下巴,右手伸向明楼。明楼微笑一下欠身行礼,极其绅士地用左臂扶住。


在场的女性都有些头晕目眩。


明镜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在田芳政面前站着换上了一双新鞋。“哒”一声跺得木地板脆响。“田董教导下属的方式明镜是见识了。真是同您行事一样,不择手段,罔顾人情!失陪。”


明楼和明诚也对着田芳政稍稍点了个头,跟了过去。三个人表面上端着形象,私底下低声絮语。“阿诚呀,就你聪明!”明镜低声笑着。“侬看到田芳政那个眼神了伐?气得嘞——”明诚也笑,“幸亏是鞋,要是别的,我也变不出来了。”


-------------------------------------------------------


我们明大董事长有时候喜欢自己开车,这女人开车头一件麻烦的事儿不是仪表机械,也不是道路规划,而是高跟鞋。明镜每次开车都要换上平底,有时候到家了图方便下车也就没换回来,原先的鞋就被留在车上。久而久之,整个后备箱都是各色高跟。明诚想起来这事便找司机取了钥匙,赶紧找了一双拿来。“哎呀,再说你挑的这双颜色,比原先那双还配这件衣服!我们阿诚眼光就是好!”明楼看着明诚笑,“那是,阿诚眼光的确好。”


这场开班典礼的酒会就以互联网B2C行业两个龙头老大的对决为卖点,以明镜的绝对胜利顺利落下帷幕。


到宴会结束明镜问他们同不同她一起回去,明楼想了一下说明天学校还有事情,这周留在这边。明镜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叫阿诚下星期找天回来陪她出门,便喊了司机走了。


学校给明楼他们这些海归青教配了公寓,老小区一套二的公房,没电梯没物业,门口一溜儿的“扬州扦脚”“保健按摩”。好在离着学校近,明楼回国之后,明诚基本上也就不住宿舍了,虽说明楼那边只有一张床。


回去路上明诚开车,明楼坐在副驾驶。“今天大姐没念我们周末不回去。”明楼想想觉得还挺异常的。明诚挑起下巴,在车窗外灯光笼罩下形成一个圆润的弧度。“大哥你今天酒会挺认真啊,都没翻翻手机。”“怎么了?”明楼一边问一边拿出手机滑开,家里的微信群里一片刷屏。“咱家小少爷,下周要回来了。”


明楼看了几眼明台在群里咋呼要吃熏鱼白鸡还有海伦路上那家大排面和鲁迅公园那里的小铺子生煎,“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没吃饱。”明诚把着方向盘笑了一下,“就知道……冰箱里有昨天买的肉,还有两个番茄和鸡毛菜,回去下面给你吃吧。”


明楼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哦,下面给我吃。”明诚顿一下,抓起手边的纸巾盒就砸了过去。明楼也不说话,抱着纸巾盒又在那儿笑。明诚又想了一想,会过意思直想把他踹下去。


中国话的博大精深呐……反正那晚上明教授吃得挺满意。其他的咱们就不必深究了。


题外话,今天这场酒会意外地让所有人都心疼起汪院长,和他那张脸。


-TBC-


-------------------------------------------------

不要问我过期的阿斯匹林是什么鬼,这是一个有穿越脑洞的撸主。以及为什么我每章都越来越多……

 
 
 
 

评论(174)
热度(881)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