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九)

已知:男,32岁,上海户口,有车有房有存款有家族企业,高学历高收入高情商高颜值。

问:大姐愁什么?

答:女旁友。

明台带了于曼丽回来这事儿给这几年一直忙于公司事务的明董事长提了一个醒:他大弟弟,明楼,还,没有,女朋友。

周末两天,明台带着于曼丽逛上海。小少爷没有在外滩豫园这些地方花太多时间,而是去了那些清净又不乏烟火气息的弄堂、他那算得上是保护建筑的中学、还有小时候常去的公园。然后绘声绘色同于曼丽讲那时候的上海人家,附带那时候的他。明楼知道后表达了少有的赞许,“那小子还挺贼。”大姐一拍桌子,“哎明台都瞧见往家里带人了,你呢?”明楼拿起报纸装傻。

明楼装他的傻,明镜干她的活儿。明董事长是一个行动力超群的人,星期天晚上饭桌上大姐优雅地抛出直球,“明楼,你明天去相亲。”

明楼筷子一抖。明诚被呛了一口汤,还不敢咳。

“大姐……”明楼放下筷子,左手抵着额头面露难色。“不准头疼!姑娘我都说好了,曹家的千金,小你五岁,你们小时候还见过一面的。她也在美国念PhD,上个礼拜刚放假回来。哎我同你讲,小姑娘长得标致的呀!人品样貌脾气样样都是好的!讲好了啊,你明天必须去见见!”明楼在心里叹了口气,抬眼从指缝里瞥明诚。

明诚在认真地跟碗里的糖醋小排作斗争。


“你瞧阿诚做什么?你瞧他也没用!哦,阿诚帮你打点生活帮你教书帮你照顾家里是不是还要帮你相亲啦?”明楼笑了,“我可不敢让他帮我相亲。大姐……”明镜一拍筷子,“这次明教授又要找什么理由呀?年纪还小?你是32啦不是23!旧情未了?上周酒会上你都没怎么看汪曼春……工作繁忙?我问了阿诚,明天下午你学校没事情。”明楼瞪明诚,明诚一脸无辜。明镜冷着脸不说话,明楼低眉顺眼。“大姐……我去,我去好吧?”

明诚忍不住笑出声。

“哎阿诚呀,你今年也快27了。虽然没有你大哥急,怎么也是个不省心的!几年前不是还带了个日本姑娘回来吗?怎么之后就没下文了?我瞧着那姑娘也大大方方挺不错的!你们呀眼光不要太挑,讨老婆最重要的呀是懂得疼人……我看就是你大哥带坏的!哎?对了!我记得金总好像有个侄女……”

这次换明楼幸灾乐祸了。明诚心想,大姐,反了,准确来说是他带坏了大哥。

小少爷那天挺晚才回来,哼着小曲儿甩着车钥匙。

曼丽今天很开心。

明台喜欢于曼丽,整个法学院都知道。虽然于曼丽对他穷追猛打的态度还有些犹豫,但是毫无疑问明小少爷在自己最终能追上级花这件事情上很有信心。他可是英俊聪明又贴心的社会主义大好青年!按照郭骑云的话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我却要靠脑子。明明可以靠智商取胜,我却要拼勤奋。明明可以靠情商把妹,我却要与右手作伴!这!就是我和明明的区别!”我们明明同学点点头表示,哥们,见过自黑的没见过你这么黑的。

“大哥还没睡呐?”心情颇好的小少爷跟大哥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房继续给于曼丽发短信。

“明台,听说你上学期产权法和中国法没及格?”明楼截下了准备上楼的小明同学。明台一个激灵,“大哥……你怎么知道的……”明楼眯起眼睛,语气温和,“下学年再有一门不及格零用钱砍半。”明楼满意地收起报纸回房。


明诚从楼上下来,一脸遗憾地拍了拍呆若木鸡的明台,“阿诚哥……”明诚摇了摇头,开口,“下学年追不上于曼丽,再砍半。”

卧槽不带这样的啊!明台内心哀嚎。对于自己带回于曼丽给大哥二哥造成的相亲危机毫无意识。

“哦,别指望跟大姐告状”,明诚在进书房之前回头好心提醒明台,“于小姐对你小时候的糗事似乎很感兴趣……”

“你这样迁怒小家伙好么?”明诚关上门冲着明楼笑。明楼停下手上的活儿也笑了,“别以为我没听见,你不也一样么?而且明台成绩不及格,该罚。追不追得上那姑娘算怎么回事……”“哎!明台要是最后追不上,岂不是枉费了大姐一通念叨?好歹我们也都是带过女孩子回家的——只是最后没成而已。”明诚歪过头撇撇嘴。

明楼想到了南田洋子。

---------------------------------------

南田跟明诚一直有联系他是知道的。

明诚毕业的时候南田送了他一支钢笔。笔管上细细地刻了个字。木字旁,右边上面“山”字出头,下面一个“又”。明诚有些尴尬,这字他不认识。于是他很好学上进地问人日本姑娘,“这……是什么字?”“是xīn字。”南田笑道。“什么意思?”姑娘摆摆手,“前辈自己去查好了。”作为回礼,南田要走了明诚作废的学生证,上面18岁的明诚干净青涩。明诚问她要这个做什么,南田站在五月的阳光里,双手背在身后笑。

谁知道呢?大概是前辈上辈子欠我的吧。

明诚原以为南田会跟他告白的,只可惜准备好的台词一句都没有用上。南田毕业后回日本进了一家新闻通讯社,主要负责中国区的报道。之前来上海出差两人也见过一两次,平时年节偶尔用微信互相问候。

明诚后来查过那个字,在字典里却没有查到。明诚对明楼说大概是个变形的日本汉字。

明楼是知道这个故事的,只不过他没有告诉明诚,他还知道这个字的意思。

------------------------------------

“大哥,你也好歹为明天准备准备。”明楼回过神愣了一下。“准备什么?”明诚一本正经,“不是说博士相亲第一件事情就是上谷歌学术搜对方论文嘛……”说完边笑边警惕着明楼收拾他。

但明楼并没有恼,而是也笑了。他摘下眼镜去牵明诚的手。明诚有些意外。“我明天只去做做样子罢了。你知道的。”明楼勾着他颀长的手指,轻轻摩挲。他知道阿诚并不需要这些话,但他仍会说。他们全然信任对方,因为长久的时间里独一无二的了解和如同这样细微的照拂。

明诚明亮的眼眉带笑,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明楼的鼻尖。明楼忽而想,阿诚其实并不一定不知道那支笔上刻字的意思,或许,他只是装作不知道。

“我知道。祝您有个愉快的约会,先生。”

-TBC-

--------------------------------------

评论(175)
热度(916)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