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十)


明楼的相亲自然是无疾而终。俗话说惹人喜欢难,但要惹人讨厌就很简单了。明楼在礼拜一的晚餐时分实力演出了一个骄傲自负的学术帝。这是明诚头天夜里翻墙Google曹小姐论文得出来的结论:词汇丰富语言俏皮,曹小姐应该讨厌死书呆子。于是明楼跟她讲了一晚上的外消旋化和亚电子显微结构。上菜的时候姑娘指着一道土豆的分子料理问餐厅服务员这是什么?明楼看了看说,哦,这是碳水化合物。


这个暑假明诚他们比较苦逼,毕业班的博士狗在办公室散发着负能量,哀嚎着毕不了业求包养。已有经济研究在手的小秦对此嗤之以鼻,一个个天天在办公室看片儿,以你们那张老脸还求包养?整层楼恐怕只有咱们明诚兑得出去。来串门儿的小硕说,哎不是说读博脸易老吗。看明学长还真没觉着呀?小秦磕着瓜子儿说,是没,就是读着读着发际线高了。


在博士圈儿里除了paper,大概比较热的话题就是生发保健。


明诚最近的回归结果还是不理想,折腾了好多方法都不稳健。对面桌的陈亮说,明帅你就调调原始数据呗,别死心眼儿。实证这东西只要你想调,想调就能调。明诚随手甩了一本《高级计量经济学及Stata应用》过去说,还能不能有点节操。陈亮啧了一声,揉揉脑门儿,“哎,节操是什么,能毕业吗?还有我说你能不能别打我吃饭的家伙。”


小秦一声冷哼,“亮哥你原来是卖浆糊的。”


就是这么一群人,成天拿着农民工的工资操着中南海的心。明诚办公室内今天也洋溢着和谐的气氛。


明诚抱着电脑上去找明楼,没敲门。“怎么样?”明楼一听门响头也没抬问了一句。“不行,还是不稳健。严格使用工具变量后样本量下降了一万个,这个选择偏误太大会被审稿人质疑的。”明诚仰倒在沙发里,闭上眼睛,“戴老师让我用剩下的观测值再做个回归对比原样本,但是结果不一致……”


明诚本科毕业后先进的学校,后一年明楼才回来任职。因此明诚的主导师并不是他。当年明诚选导师的时候明楼推荐他去找戴民泽。老头儿老上海世家出身,文革时进过工厂,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明诚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结果老戴花了半个小时认认真真地介绍他的优势、他的平台、他的学术理念和育人方法,讲完挠挠半光的脑袋想了想说,我介绍完了,不知道你对我满不满意。


明诚一瞬间觉得这老头实在是太可爱了。


找对老板,其实这个博读得还挺愉悦的。当然,如果论文码得顺利就更好了。


明楼皱着眉思索解决办法,下意识去摸抽屉里的烟盒。“大哥,上海PM2.5都已经这么严重了您就别再添砖加瓦了。”明诚眼睛都没睁开,单凭耳朵就知道明楼想干嘛。明楼笑了,“你这个问题需要三支烟,要么就自己想法子去。”明诚半晌没动静,等到明楼点上火他才懒懒地说,“算了,扔我一支。”明楼捏了烟盒走过去,“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么?”明诚抽出一根闻了闻,“是不大喜欢。”他没要火,而是嚼了嚼卷芯里的烟丝,“但倒是挺喜欢你抽烟的样子。”他冲明楼一笑,手指夹开对方嘴里的香烟,仰头吻了上去。


谁叫明楼那年一脸疲惫在他们学校门口低头抽烟等他的样子撞进了他心里。


“1916味道不错。” 


明楼揪起明诚的领口继续吻下去。烟味儿渐渐从吻中消散,明诚舌根有些发苦,舌尖被明楼舔得有些泛甜。在大姐的号令下,两人暑假回家的频率明显增多,天干物燥的显然都有些容易擦枪走火。明楼突然放慢节奏,轻缓地刮了一下他的上颚,明诚浑身一颤,呼吸带着些酥麻。预感到趋势不对,他赶紧攥住了明楼的腰侧。“你等等,门可没锁……”明楼一笑,“除了你,没人敢不敲我的门直接进来。”他轻轻咬了咬明诚的耳尖。明诚深呼吸一下,换上调侃的语气,“明老师,对自己的学生、还是自己的弟弟下手……这可是要开除的。”明楼沉了一下,皱起眉咋舌,“……麻烦……你赶紧给我毕业!”明诚笑着整了整衣服,“所以还要麻烦您赶紧帮我把结果做稳健吧。”


对于明台来说,暑假就像是不经撕的日历,在吃吃睡睡中厮混过去。偶尔被两位哥哥混合双打,偶尔仗着大姐炸炸哥哥们,明家的生态链一直都很平衡。哦,如果说唯一成就,大概就是仗着雷打不动的晚安短信更接近于曼丽了。


都说过了,明台喜欢于曼丽,整个法学院都知道。那么于曼丽喜欢明台,大概只有于曼丽自己知道。怎么能不喜欢呢?这样明朗的大男孩儿。于曼丽不瞎,明台对他是真心的好。但是这个苏北小镇出来、单亲家庭长大的姑娘对待所有事情有着异于同龄人的冷静和理智。她和明台有着不可避免的背景差异。或许有人说性别、年龄、贫富、家庭,这些都不是事儿。但大概很多人都会承认,三观不同,怎么谈恋爱。而以上这些,却恰恰又决定了一个人的三观。于曼丽不是高傲,而是胆怯。


而明台天不怕地不怕地敢去将就。


一直就这样晃到开学,明台躲懒,央着于曼丽一起订票返校。明镜看着时间煞晚的廉航机票直皱眉,小少爷嘿嘿一笑说,大姐您应该表扬我有利家计。明镜嗔他,“我们明家是要破产了是伐?你个死脑筋呀,追个女孩子都不会还要人家去订票。”明楼从报纸后面抬头说,“大姐,这你可就错怪明台了,他要是真刷了两张头等舱,这事儿才算真没戏了。”明镜身子一拧,“哎?你就知道啦?我说你明大教授这不是挺拎得清的吗?那怎么到自己身上就没戏啦?”明楼用报纸挡住头,“哎!我同你讲话呢,看报纸看报纸,你看了一暑假报纸了!”明诚努力憋笑,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避免引火烧身。


到头来走的时候还是明楼和明诚去送他们。两个人看着明台对略显窘迫的于曼丽简直一个大写的痴汉脸,照顾得那叫一个无微不至。明台扯着于曼丽去换登机牌,留下他俩看行李。


“看来下学年那一半的零花钱是克扣不下来了。”明诚笑着说。“你倒是对明台挺有信心的。”“这事儿吧,要看用不用心。”明楼没接话,半晌突然笑了一下,没头没尾地问明诚,“还冷吗?”


“啊?”明诚没反应过来。明楼双手揣在兜里歪头瞧他,“今天可没带衬衣了,你要是冷,我只能抱着你了。”


明诚抬起膝盖作势要踹明楼,“老不正经……你试试看?”明楼眉眼一挑,“这可是你说的。”然后明大少爷在众目睽睽之下目视前方带着迷之微笑亲热地揽过明诚右边肩头,还在胳膊上搓了两下。两人个子都高,站在那里挺打眼的。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惹得行色匆匆的旅客不时回头看。


“大哥……”明诚简直是万万没想到明楼已经练就了如此不要脸皮的技能。


突然背后一个冲击,明诚踉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明台一下子勾住两人的肩,“我说你俩至于吗!送别你们可爱的弟弟也不需要内心伤感成这样吧!来来来拥抱一个!”


明楼结结实实踹了他一脚,“时间本来就不多,滚去安检。”






于曼丽好像发现了一个秘密。


原本她第一次在饭桌上只是觉得自己腐眼看人基,萌一萌又不犯法,说白了就是分得清现实和脑洞。但刚刚在明台换票的时候,她准备过来感谢一下两位哥哥之前的照顾,结果无意间听到了他们一两句零碎的对话。于曼丽的脑海里飞速旋转出四个大字——当真如此!然后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一脸黑线地看着明台十分没眼力见地凑上去找打。


于曼丽茫然地随着明台过了安检,明台站在透明玻璃这边大咧咧地朝明楼明诚挥手。


于曼丽几乎是下意识地喊,“明台……”“嗯?怎么了?”于曼丽还有些呆愣,又有些紧张,她试探性地问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大哥和阿诚哥……跟寻常兄弟不大一样?”


明台一脸嫌弃的表情,“那是因为他俩‘和兄弟的日常’都拿来对付我了!”


于曼丽“哎”了一声,知道明台误会了有些急迫又有些同情地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在心里想了想,冲着明台刚刚二逼的行为,算是给他打打预防针吧。“我是说,他们不是都没有女朋友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俩……就这样……一辈子?”


一架飞机起飞,或许降落。隐隐的噪音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滑过静止的画面。


明台慢慢隐去了玩笑的模样,他说,


“我知道。”


“啊?……”这次轮到于曼丽反应不过来了。


明台笑了,他摸了摸于曼丽的头,“我又不傻……对我来说,这没什么区别。他们这辈子都是我的大哥和阿诚哥,永远是我的家人……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于曼丽突然觉得有些感动。


然后他听到明台说,“我希望,你也是。”


-TBC-


------------------------------------





评论(304)
热度(1200)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