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十二)

小少爷心情飞起,旋转跳跃垫着脚尖。但家里头哥俩的中秋就过得没这么愉快了。

明董事长中秋夜里也有饭局,明楼陪着。等到地方双方一见面,明教授就会过来大姐这意思了。这边姐姐跟对方老总谈谈生意,那边弟弟和老总闺女相相亲。一张酒桌上公事私事两不误。明董事长很满意,这次餐宴的气氛是热烈而友好的。

明诚之前就跟同门约好了中秋那天下午去看望生病的戴老师,因此没跟大姐他们一同赴会。阿香回了苏州老家,晚上从医院回来后明诚一个人也懒得弄,下了碗面条凑合看着无聊的中秋晚会。

吃完面洗干净碗,明诚摁亮了几次毫无动静的手机,最后翻出通讯录里一个固话,犹豫了一下,拔过去。对方占线中,明诚从善如流地放弃了,决定去整理一下明楼的书房。

快九点的时候司机送了明镜回来,大姐不胜酒力,晚风一吹两颊有些坨红。

明诚扶她进屋。“大姐,怎么您一个人回来了,大哥呢?”明镜看起来心情不错,她凑近明诚神秘地一笑,“你大哥呀……跟人家何小姐散步去啦!”明诚动作一滞,略想想就大概猜到了情况。“哎,阿诚,你晓得伐?今天何总带了他女儿来。跟明楼呀,瞧对眼了!那个何小姐呀,年轻漂亮,又有涵养,饭桌上对你大哥不晓得多崇拜呢!”明镜带着十分得意的神色,“我就说嘛,咱们明家这几个,个个儿是好的!之前是那个曹小姐没眼光!没福气!怎么瞧不上明楼呢……”

明诚心下了然,一边笑着应和,一边去给明镜兑蜂蜜水。“阿诚呀……你同那个……金小姐,联系了没有的?电话也给你了微信也加了。你不主动一点难道还指望着人家来邀你呀!小伙子别端着,大方些!听到没有?”撅着嘴埋怨完这个明镜顿了一顿,也不等答话,自顾自笑着说,“我这一辈子啊……最骄傲的就是你们三个,最挂心的也是你们三个……你们都大了,大姐也累了……我就总盼着呀……赶快老吧……赶快老吧……我就什么都不操心了。你们三个也长成了半小老头了……有小孙子小孙女儿的,在这个家里滴溜溜儿地转……多热闹呀。”

明诚强扯着嘴角,攥着水杯的手指骨有些发白。

兴奋过后酒劲儿上来了,明镜喝了两口水便上楼洗漱休息。安顿完大姐睡下,明诚坐在楼梯台阶上发呆。

他胃里慌得难受。终归,还是要对不起这个最疼他们的大姐。为他们遮风避雨无所畏惧的大姐;为他们一步步强大到伤口成茧的大姐;为他们的未来精打细算的大姐。她的愿望竟是赶紧老去,只是简单地看着他们儿孙满堂……明诚叹了口气,把头埋进膝盖中间。

大姐啊,大姐。

将近十点的时候明楼也回来了。明诚在书房拿着本《我们仨》头也没抬,“你轻些,大姐睡下了……才过一暑假,家里书又混放,今天给你一通好清。”明楼没理会明诚的抱怨,走到他身前拉开风衣,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袋,一股葱味随之漾了出来。明诚皱了皱眉,抬头看他。

明楼把袋子往明诚眼前一递。“喏。晚饭在家吃的?下的面条吧?”明诚接过来瞄了一眼,眼神一亮。吴苑的蟹壳黄。“路过延平路那家,瞧着才烤出来一炉,想着你喜欢的,枕着热气便买了些。”

明诚接过揣在胸口已经碾碎了一大半的酥饼,带着些明楼残存的温度。“再看真就凉透了。本来买完想直接回来的,但一时打不到车子,就叫了优步先送别人回去再转回来,遇上堵车耽误了好一阵。你尝尝还行吗?”

明诚捻起一枚,望着秃皮的小饼笑了笑,“大哥,怕小姑娘大晚上坐专车有危险专程给人家送回去,这可是加分项啊。”明楼脱下风衣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大姐同你讲了?”明诚咬下去,鲜肉的。

其实真凉了变硬倒也罢了,这种半温不温的油味儿吃起来反倒最胳应人。但明诚觉得吃下去,胃里就不慌了,带着一股温暖的踏实感。

“大姐这生意场相亲戏凑一块儿还当真棘手。又不好故意装样子,又担心得罪对方搅了大姐的局。只能以后再推拒了……你别吃那么快,倒是给我留一个。”

明诚翻他一眼,“你这大几千日料吃下来就给我带几个烧饼?还要我给你留一个?”

明楼笑着走过来,单腿半跪在沙发上夺食,明诚眼明手快地从他膝下抢救出风衣,皱了下眉,“这几个蟹壳黄到底是贵。”“嗯?”明楼咬着白糖馅儿含混地表达不解。明诚一脸嫌弃,“风衣里全是葱油味儿,又得拿去干洗……不要钱呐?”

明楼笑了,背着手查看着书架里书的新位置,“喜欢就直说。”

明诚咬着纸袋里的酥皮渣,想了想。“喜欢你的风衣”。

和这里头的温度。

第二天还在休假,气温虽有些低但太阳挺好。明台昨天晚上如坠梦中,今天醒了才记起来在微信群里报喜。那叫一个意气风发精神爽朗,明镜高兴得合不拢嘴。明台嚷嚷,“阿诚哥!你个明扒皮,这下扣不了我零花钱了!”明诚正在准备午饭,明镜笑得肚子痛,拐进厨房非要让明诚听听语音。

放下手机咱们明董事长有滋有味儿地躺倒在按摩椅上晒太阳,大秋天里觉得春暖花开。“这下子好了!明台找了个好姑娘,明楼呢也有了眉目……”明镜突然拧着头朝厨房喊,“哎?阿诚啊!你可要加把劲呀!”明诚笑着应她,关了油烟机往饭桌上端菜。

餐厅飘来黄酒烧鱼的香气,明楼在修剪文竹,明镜对人生实在满意到不行。

只可惜,家长的无忧无虑总是太短暂。明楼咳嗽一声,放下剪刀擦擦手。“大姐……昨天那个何小姐……我同她没什么感觉。您看……”他带着些讨好地神色开口。

来了,明诚在心里为大哥默哀三秒。

明镜一下从椅子上弹起,“哎?哪样叫没感觉?人家小姑娘有撒不好呀!有样貌有气质,又喜欢你!我看你昨天同人家不还有说有笑的嘛!”“大姐……那不是她父亲也在,还在同咱家谈生意,我哪里敢给您丢面子不是?”明镜双手一揣,“明大教授,你读书是不是读成死脑筋啦?上次曹小姐没看中你,这次你又看不中人家。这个不要那个不好的!哎,那你要找撒样子的你同我讲呀!我就不信依样子裁衣裳还找不出个人来!”明镜说着就翻出电话机旁的记事本,“对!你今天就给我把要求一条一条讲明白了!不准同我混。”“大姐……”明镜横了他一眼,放下笔说,“要不我让李秘书把明大少爷挂到百合网啊世纪佳缘什么的上面去试试?”明楼无奈地捏捏眉头。明诚简直佩服大姐的威胁手段,同时也庆幸自己上面有明楼顶着。

大哥,辛苦了。明诚想,把大闸蟹又往明楼的座位那边推了推。

明楼叹了口气,“大姐……我要求高着呢……”“哎,要求高也总比没要求好!就这么定了,你说,我写。你什么时候讲明白,咱们什么时候开饭!”明楼望了一眼热气腾腾的餐桌,最终举手投降。

“这个……为人要善良,要有理想有抱负。做事认真细致,有底线,讲人情——”明镜“啪”一声放下笔抬头,“你当招工呢?是不是还要思想品德端正,拥护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啊?”

明楼咳嗽一声掩笑,“您也可以写上去。”眼见着明镜脸色一黑明楼赶紧继续,“年纪嘛……不好太大太小,上下五岁以内。身高要尽量高,稍比我矮就好。也要是博士,同专业能讲得来话为佳。”明诚心里“咯噔”一下,转过身去瞪明楼。明楼也不瞧他,手指敲着沙发慢慢地说,“平时会做家务,生活习惯一致。”明镜点点头。“要会做饭,马马虎虎就行。会管账也会花钱,讲究吃穿亦可。上能照顾大姐,下能教育明台。门当户对最好。”

明楼眯起眼睛,望向窗外,笑容温和。“信我知我懂我。”

“不猜忌不隐瞒,工作生活要有默契。愿意同我一起做些实在的研究,不虚不浮。晓得我惯喝龙井,生病的时候讨厌吃冲剂药。会临睡前给我煮温牛奶。在外面吃饭时提醒厨房不放白胡椒。”

“能帮我打点生活,”


“帮我教书,”


“帮我照顾家里。”

明镜停了笔,墨水氤在纸张上发起来。她缓缓抬起头看明楼。

明诚端着汤碗浑身僵直。

“在外能为大姐打点公司事务处理麻烦,对内还能指点明台学习和追女孩儿。找得到我自己都找不到的书,记得我偶尔一提的每句话。”

“从年少一起长起。”

“知道我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

“咣当”一声脆响,明诚手里的碗砸在地板上,汤洒了一地。但是谁都没有动,明诚不敢转过头去看客厅里的两人。

“对他而言,我亦如此。”

“亦师亦友,”

“亦兄亦父。”

“明……楼?……”明诚听到明镜声音颤抖,他闭上眼,希望自己是在做梦。

明楼握着明镜的手,他微笑着,缓缓蹲下,“大姐,我找到了,人就在这里。”

明诚睁开眼,汤还在地板上慢慢淌。

-TBC-

-----------------------------

“你瞧阿诚做什么?你瞧他也没用!哦,阿诚帮你打点生活帮你教书帮你照顾家里是不是还要帮你相亲啦?”——明镜语录

评论(521)
热度(1472)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