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十九)

陪女人逛街或许是男人最不爱干的事情之一,上海男人除外。而明台,绝对是上海男人中的佼佼者。

国庆香港只有一天的法定假期。明台拉着大姐在铜锣湾从早奋战到晚,把各大品牌扫了个遍,身体力行地诠释着向导、参谋、挑夫各种角色。当然最终也如愿以偿地把杂志切页那块江诗丹顿收入囊中。成功增加新藏品的小少爷整个人都上了天,蹦蹦哒哒地在利园里乱窜,像是刚从笼子里放出来似的。

明镜在后面带着笑嗔他,“哎呀!明台你多大啦!别乱跑……像什么样子。”明台赶忙收敛了手脚,小跑回来抓着大姐的胳膊装乖。

明镜拍拍明台的手,“说正经的,明天咱们跟于小姐吃饭,第一次见面你说我送她什么好呀?”

明镜这趟来港,除了确实想晾晾家里两个不省心的外加给自己放个大假之外,还存着个重要心思便是给明台掌掌眼,考察一下头一个未来的弟媳妇——大概也是唯一的一个。之前于曼丽来上海玩的时候,正巧是明镜最忙的一段时间,两个人没见上面。后来明台向大姐坦白了这点儿小心思,也拿过于曼丽的照片给她瞧。相片上小姑娘脸小小的,眉眼细细的,笑得干净。明镜说,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孩子。

明台挠挠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别太贵的就行,她挺节俭的。您……您看着办呗……”今天逛了一整天,明镜一直打不定主意给于小姐买些什么好。金太俗玉老气;香水风险太大,万一不喜欢唯一用途就是拿来喷厕所;电子产品又不缺,明台连明送带暗坑给于曼丽也配了个七七八八还全是新款。

明镜佯怒,点点明台的脑袋,“哎,你女朋友呀!她喜欢点什么,想要点什么你都不上心啦?!”

不上心?开玩笑!明镜这句话可是大大冤枉了咱们明小少爷。明台脑子里给于曼丽列的礼物清单用单倍行距小五号字能列word一页纸,算上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他收藏夹里实用浪漫又不贵的各种大小商品已经排到后年于曼丽生日了。“大姐……要是我送她我当然知道!但是曼丽这不是第一次见咱家大家长嘛,长辈该送什么合适——这我就不知道了……哎,您之前都给人家后辈姑娘家送些什么啊?”

明台这么一提,明镜想了想。之前这种情况她都送的什么?何董的千金周总的妹妹曹老板老婆的表弟的女朋友……珐琅釉的镯子韩国歌星的门票798拿下的一幅油画,好像……都是明诚帮她出的主意?明镜不作声,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哎。

她拿出手机,摁了摁,不亮。

没电就没电吧。正好,说好好好儿放假她也懒得管公司的事儿。明镜要过明台的手机,发了条微信。

十五分钟后,柜台小姐笑容满面地包起一颗大溪地黑珍珠项链坠。

回酒店放了东西,晚饭姐弟两个随意拣了家街边的茶餐厅。小店挺小挺旧,绿白漆的粉刷是七十年代的装修风格。吊扇转得吱吱呀呀,黏着油灰。里间老人家搬个小马扎儿,一下一下打着蒲扇,收音机里依稀拖着二簧腔。明镜在看菜单,明台敲着桌子百无聊赖。

现在早过了饭点儿,店里客人不多。除了他们再就是对面一桌客人。两个年纪四十上下的男士,不怎么说话,对着灯光看菜单。穿西装的那个陆陆续续对服务员小妹念了两三个菜,休闲装的稍微年青些,盯着菜单好久加了份点心。西装男人眉头皱了皱,手指点着菜单说,“这个看起来就不好吃的样子,甜腻得很,你不是不喜欢甜食吗,怎么想点这个?”嗯?北方口音。明台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

休闲服的男人瞥了同伴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我—就—要。”

对面男人一下子笑了,“好好好……”他对抿着嘴耸肩的服务员点了点头,“那就加个这个。”

哟,挺宠的呀。明台挑挑眉。

香港这地方,也算是多元化了,早些年有的人高楼起,有的人大厦倾。一口菠萝油包一口云吞面,顶着花花绿绿头发的洗剪吹靓妹和挎着Fendi的女白领擦肩而过,谁也没功夫指责谁,谁也没能力看不起谁。

明台看着看着突然一个激灵,一个想法酝酿而生。他用筷子戳了戳本来就酥烂的凤爪,咬了咬牙,决定帮帮他家老大老二,探探大姐的底——主要是最近看上款新的山地车——总不好再跟大姐开口。

“大姐,如果我说,我其实是……同性恋,您……”

话还没说完,明镜一口肠粉喷了出来。

画面静止了。

别说你们,明台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纵横捭阖的明大董事长鼻子下挂着鼻水,嘴角挂着一溜儿粉皮的样子啊!

明镜想,尴尬。没人注意吧明台你不要盯着我看!以及,这事儿也能遗传?!等等,咱家也没亲缘关系呀!

明台想,嘴角的肠粉,嘴角的肠粉,肠粉肠粉肠粉……

憋住,不准笑!你可以的!


“大姐……我,我就是这么一说……”明台连忙递上纸巾,“大姐……我……我跟您开玩笑的,开玩笑……”明镜快速地整理了一下仪容,一脸故作镇定地看着明台,“……明台,你……你确实是开玩笑的?……大姐不介意……但是你要说实话。那个于小姐,是怎么回事?”明台一拍桌子,“对对对!您看我都有曼丽了!我真跟您开玩笑的!我就是……就是想看看您对这事儿的看法……”

明镜眉头揪到一起,向后一靠,抱着臂盯着明台。

“明台……难道你也知道吗?”

这下轮到明台傻了,他眼睛瞪得跟明诚一样大,“大……大姐……你……你知道?!”


-----------------------------------------------------



夜里起了微风,明台挽着大姐散步回酒店。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从刚才开始明台内心就积着满腔感慨,这情绪要琢磨又说不清。茶餐厅里明镜搅着一杯茅根水,慢慢地跟明台讲了整件事。明台是真心挺佩服这哥俩的勇敢直接,听到大哥给阿诚哥敷烫伤的脚和肿起来的脸,心里不是不难受;但听到明镜的担心和面对自己终于泛起泪的双眼,明台又往死里心疼大姐。是谁说的?爱,真的也会带来伤害啊。

他没觉得大哥和阿诚哥对不起谁,但他又觉得有谁对不起大姐。

“明台,明天好像是晴天,是的话早些起来给你晒晒被子。南方这气候太潮。”明镜突然开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噢”,明台下意识准备去摸手机核查天气。“……那是不是星星?”明镜望着前方遥远的天空。一两颗很暗的小星隐约在远处的灯火霓虹之中。“老啦……眼神不大好了。是星星伐?明天是好天气呀……”明镜轻轻地笑了。


明台看着依旧以星星判断晴雨的大姐眯起眼来堆起的细纹。突然觉得内心安宁。“大姐”,他突然大喊,“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幸福的。”明镜回头看他,半晌眉眼笑意更深了,她拍了拍明台的手,说,傻孩子。

---------------------------------------

于曼丽很紧张,非常紧张。

见家长这种事情,就算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也已经够让人手足无措了。更何况头一天才被男友告知。于曼丽甚至还来不及把趁断码打折新买的一条稍大的裙子改小,将将就就别上曲别针就这么上了。

于曼丽不会跟长辈相处,尤其是女性长辈。

餐桌上一开始的气氛有些拘谨,等菜的时候尤甚。虽然明台一直在卖力耍宝,但也不知道于曼丽是紧张过度还是怕裙子上的别针崩了,有些僵硬地挺在那里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幸好有电视,虽然三个人都听不懂着屏幕上女主持一脸夸张的表情在讲些什么。明镜一直拉着于曼丽的手,轻轻地握着。温暖的温度让人想放心。“她这个发型还挺好看的。”明镜瞧着主持人的鱼骨辫,然后转头端详于曼丽,“曼丽你这样的脸型盘起来更好看,适合你。”于曼丽摇摇头,还没等开口,明台连忙附和,“就是就是!曼丽,我看呐你也别老天天扎个马尾,我瞧着就头皮发疼。”明镜噗嗤一下笑出声,一脑瓜拍在明台头上。“怎么说话呢!仔细你的皮!曼丽呀,以后明台欺负你,你同大姐讲,大姐帮你修理他!”“大姐你偏心!这就叫欺负啦?我以后还活不活得了啦!”明台故意抱着头装疼叫惨。逗得于曼丽也有些好笑。明镜又回头看了看于曼丽绾得紧紧的发髻,兴致上来了。“曼丽呀,你来!坐过来!让大姐给你辫来看看!好不好?”

这十几年来,自父母去世,明镜一直掌管明家大小——说掌管,是给明家脸上贴金。实际上,说支撑或许更加贴切。下面三个弟弟虽说都是贴心的,但毕竟是男孩子,凡事上也少个能说得了体己私房话的。明镜捋着于曼丽的头发,突然就想起了很多年之前母亲给自己扎白兰花的情景。上学的时候,明镜过得还是最无忧虑的日子。姑娘们之间讨论着最时髦的发型,自己剪着刘海;凑在一起偷偷将校服改短,俏皮地掖在裙子里。明镜的前二十年是自己的,过得太快;后十几年,每天像是有48个小时,却都是别人的。起先是为了三个孩子,后来为了整个家族,现在又为了旗下上百员工和他们的家庭。然而偶尔,她也会想拾起久疏问候的女性情怀,想给家里孩子梳梳长发,讨论时尚杂志。想跟姊妹喝喝茶聊聊护肤保养,还有明星八卦。还好,一直以来还有陪着她的苏琰,这下,又多了于曼丽。

于曼丽闭上了眼睛。她感受着女人温暖的手小心翻动,轻柔地生怕拽疼了自己的头皮。

“于曼丽,你的发卡为什么是破的?”
“于曼丽,邋遢鬼!”
“于曼丽!你去叫你妈妈买给你。”
“于曼丽,老师昨天不是说了,今天要上台的小朋友都统一用红绳绑元宝头吗?”

曼丽,曼丽。你为什么哭了。

------------------------------------

明楼他们去接机的时候,比前几天的于曼丽还紧张。明诚甚至不敢抬眼看,低低喊了声大姐。直到,明镜目视前方从手提包里拿出两块宝格丽对表。

哦对了,明台也给两人买了礼物。Andrew Christian的印花鸭舌帽。亮瞎眼的钢印,一个錾着Top,一个錾着Hot Bottom。

唔,下次放假是什么时候来着?明诚拎着行李箱想,家里的棉被拍该翻出来备着了。

谁说的?爱会带来伤害,但是最终,一定会带来幸福。所以人们,还是要去爱。

--------------------------------------------------

噫!我都忘了!@苏格拉底的苏 第十九章的出现,万分感谢误以为成校友的苏苏。然而那家公司最后我也并没有去。笑哭……

评论(209)
热度(788)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