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二十)

如果明镜知道她不在的这几天能出这么大事儿,她打死都不会任凭手机关机一个星期。

节后第一天,大清早的明镜还在睡梦之中,手机就开始催命。本来拖着旅途疲惫的明董接起来还迷迷瞪瞪的,结果电话那头一开口,明镜瞬间就清醒了。

苏琰的老公跑了,跟小三。这句话本身已经很让人头疼了,但更严重的是——

苏琰的老公是明镜公司的CFO。

当明诚开车把明镜送到公司的时候,公司副总几乎双腿一软就要跪下来哭了。

“卷了多少?”明镜闭着眼靠在座椅上。“一……一千两百万……”半天没人说话。明镜皱皱眉,“都什么时候了,照实说。”“一……一千八百万……”副总声音都在抖。明镜冷笑,“公司都要筹备上市了,他现在卷一千八百万就跑?白念了商学院了他!”“……”副总这回是真哭了,“明董,是……假账……”

明镜一下子攥紧了座椅扶手。

筹备上市的节骨眼上,财务总监跑了,假账。前前后后总共抹了多少,谁也不知道。那王八蛋大概是觉得上市前的财务审查瞒不过,想最后捞一笔跑路。十月三号那天,公司走了下个月的活动款,说是渠道那边反映几家大的合作商家要求提前支付。正常放款流程必须财务总监和明镜双签用章的。明镜这一走,副总邮件短信电话找了两天都没联系上人,业管和财务那边催着签章,副总自己手上还忙着黄金周的任务,于是看着有一个负责人的签字也就代批了。谁知道市场部今天拜访商家,发现根本没这回事儿,这才知道,坏了。

再找人就找不着了。苏琰还是等到公司打来电话才发现,家里护照证件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明镜拧了拧眉心,“召集部门负责人五分钟后开会。”秘书和副总连忙答应着退出去。

“阿诚你先回去吧”,门一关,明镜就抚着额头仰倒在座椅上。“公司的事儿你不清楚,留在这儿也没用。”


明诚自然是不放心的。“大姐,我今天还是在公司呆着吧,您要出去有什么事叫我我也好帮忙,本来学校那边也没什么事。”“不用了”,明镜摆摆手,“要出去有司机,处理文件有秘书。别担心。”明镜的话带着些敷衍,明诚有些急,“大姐,公司司机就这么几个,一会儿万一各个经理要跑客户肯定是不够用的。再者您这边财务账目要重新核查的话我也能帮忙处理,更何况您身体——”“好啦……”明镜手一挥,开始显得有些烦躁。“公司的事情我还能处理,况且我手底下那些人也不是吃白饭的。”明诚心下对明镜的赶人有点意外,但他还是坚持,“大姐,我真的不放心。您看我多少还了解公司产品品类和财务状况,也接触过商家,我——”“阿诚!”明镜显然没耐心再跟明诚耗下去,声音一下子拔高了不少,“我让你回学校去,听到没有!你记着,公司的事情,跟你没关系!用不着你操心!明白吗!”明诚冷不防被明镜的语气叱得一怔。明镜回过神来自己也愣住了,半天叹了口气,拍拍明诚的肩膀,“回去吧,大姐没事儿。”明诚紧抿着嘴唇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他低声说了声“是”,转身就准备出去。“阿诚”,明镜犹豫了一下叫住他,“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大姐有空了想同你好好谈谈。”明镜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明诚沉默了一下,轻轻答应一声,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怎么样?
——假账,卷跑了下个月的活动款,一千八百万,苏医生说护照不见了。
——大姐还好吗?
——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
——大姐把我轰回来了。
明诚手指在“发送”键上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删除。
——我在回来路上了,不太好,她马上开会,一会儿结束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学校这边没什么事儿,你今天留在公司帮大姐处理事情吧。

没有回复,明楼等了一会儿怕明诚在开车,没敢打电话。一个小时之后,明诚力道有些重地推开了明楼办公室的门。

“什么情况?”明楼被吓了一跳,皱了皱眉。明诚直直坐在明楼对面的椅子上,眼睛盯着办公桌角。“情况微信都跟你说了。就是这些。”“什么叫就是这些?”显然,对这个回答明楼有些意外,眉头锁得更紧。

明楼今天上午要提交自科的项目书,中午又要开会,没办法去公司。好在早上明诚跟去了。有他在,明楼心里也多少放心些。但是他没想到,明诚这么快就跟没事人似的回来了。

“不是让你今天留在公司帮大姐吗?怎么回来了?”明诚眼神暗了下去,从牙缝嘟囔了一句,“不乐意我呆着我走就是了。”明楼一愣,“怎么了?”明诚不说话,眼神一动不动,就像能把桌角盯出朵花儿来似的。“啧!我跟你说话呢!”明楼拿原子笔敲了一下明诚的手背。这是小时候明诚极少数做错事情之后,明楼象征性的惩罚办法。明诚手下意识缩了缩,低下头,“……是大姐让我回来的。”明楼一听有些急躁。“不是,申请书我已经交掉了,学校这边又没事情,大姐让你回来干嘛?”明诚咬了咬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明楼这下子彻底急了,“说话!你这闹的什么别扭?现在是你闹别扭的时候吗?!眼下家里公司出了事情,你就这么不管?!跑回来一句话不说!留大姐一个人在那里顶着?!”

明诚“嗖”一下站起来,扭头就往外走。

“站住!!”明楼原本就担着心,被明诚这样莫名其妙地一闹也忍不住发火。明诚脚步不停,直接出了办公楼。

明诚紧攥着拳,指甲嵌在掌心里。家里公司?家,是他明诚的家不错。可公司,不是他明诚的公司啊……大概是最近明楼带给他太多的信心,明诚自然而然觉得公司的未来也是自己的义务,却不曾仔细想,他是否有承担的权利。明诚是有些生气,但他又觉得自己的生气师出无名。这要是放在以前,他大概都不会往心里去,哪怕是被误解,也觉得理所应当。而现在,他发现自己变得在乎,变得计较。他在乎大姐对他的看法,计较明楼对他的指责。而这,又加重了明诚的烦闷。

冷静下来,其他事情统统放到一边。目前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解决公司的问题。明诚对自己说。

明诚在本科和研究生头两年的时候,还是经常去公司帮忙的。明镜那时候从钢铁贸易转行做互联网刚有些起色,明诚在暑假去干过线下推广也做过账目,到后来参与过两个针对大学生用户群的产品设计,也开始帮明镜处理一些文件。只是公司这两年步入正轨,向正规军发展之后,明镜就不怎么让明诚接触了。

明诚围着操场转了两圈,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冷静之后拨通了明镜秘书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后,明诚又返回了公司,带着药。

明镜有心律不齐的毛病。


电话里小秘书汇报完目前的状况,捂着手机又偷偷地加了句,诚哥,明董开会的时候好像又挺难受的样子。

刚进公司大门,明诚迎面就看见打着电话的明楼。明诚尴尬了一下,没搭理他,径直走了过去。

明楼也不动声色,跟在明诚后面去了明镜办公室。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明镜刚撂下电话,有些头疼。“阿诚,我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还把明楼带来了?”说罢明镜又转向明楼,“你今天学校不是还有会吗?跑过来干什么?”明楼摆摆手,还没来得及回答,王秘书就走路带风地旋了进来,“镜姐,我帮您叫了辆出租车行吗?程师傅跟着傅总去银行了。”市场总监潦草地敲了个门也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明董,这些是合作商家名单,我把可能可以谈延期付款的圈出来了,您看看。”明镜点点头,抓过文件拎上包就准备往外走,明楼拦住她,“大姐,五分钟,我想跟您单独谈谈。”

还没等明镜回话,明诚抢先一步“啪”地把稳心颗粒拍在桌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有什么事情,都等大姐吃了药再说。”

五分钟,确切来说是四分三十七秒。明楼看见明诚咬嘴唇的倔强样子就知道这小子受委屈了。他不愿意讲怎么回事,那就只能问另一个当事人。对于明楼的开门见山,明镜长叹了一口气。“我刚刚话是说重了……这件事情闹得我也有些心慌,对着下属还得端着大局在握的样子,对阿诚讲话自然就放松了些,有些话……说得是急了……”明楼摇摇头,“大姐,阿诚不是说不得的人。您之前到底跟他说什么了?”明镜摇着杯子里的冲剂残渣,苦笑了一下。“我就是让他不要掺和进公司的事里来。”

明楼了然。这话就这么平白地说,也难免让明诚有些尴尬,何况当时明镜的情绪不好,自然语气就更让人难堪了。

“大姐啊……”明楼这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我并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决定,但您也知道,阿诚对您、对咱们家一直以来都有些拘谨。之前您罚我们才算给这孩子打开了一个口。您想想,您现在这么一说,让他不要染指咱家公司的事儿,他心里会怎么想?”

意外的,明镜并没有像明楼以为的那样表示自己没想到这层而导致误会了。她望着窗外雨后砂黄的浦江。“明楼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让阿诚参与公司的事情吗?”

明镜什么都明白。早些时候,公司还在起步阶段,明镜没想着公司能有现在的状况,因此也没想过责任和传续。那时候明诚还没定性,让他吃些苦有些社会经验是好的。然而当公司越来越大,上上下下几百号的员工和繁冗的各部门机构逐渐使得明镜感觉到了压力。她,必须把公司运转下去。坐在这个位置的不再是一个独立自由的小老板,而是必须为这家企业打工的背负者。与此同时,明诚也不再是没有明确方向的孩子。读博是他自己的选择,明诚是不是也想像明楼一样做学术搞研究,是不是也想教书育人?明镜不知道。但她知道,如果自己需要,明诚,只有明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目标,去接手公司。并且,耗尽心力去做到最好。他会骄傲自豪地牺牲自己,就是因为,他对这个家的不任性,他对所有这一切的珍惜。

而明镜,舍不得。

评论(173)
热度(713)

© 小满 | Powered by LOFTER